Asu

每个人的心里都在想着不同的事。晚安

《看海》下午在极地附近的海边看见的一位老爷爷。自己坐在轮椅上,就这么静静的望着那边的海。

中山公园旁的树林。

专门来喂海鸥的老人。自己拿了一大袋的油条剪成的小块,海鸥喜欢吃这个。

栈桥冬日的海鸥

多少不同的人在同一个时间点相遇,怀揣着不同的故事看着同一处风景。这座落青之岛又有多少人在多少地方留下自己的记忆,或心酸,或喜悦,我不知晓。但这颗铁柱上深深的凹痕,红红的铜锈上,在褐色围栏边的眺望里,在高耸教堂下相互握紧的掌心上,在每一个人在岁月的雕刻中留下的或深或浅的痕迹里,也许会有吧。

这张图是在栈桥附近偶然拍到的在喂海鸥的少年,白色的海鸥绕着他飞来飞去。
也许他从很远的地方专门来看海,也许他是个背包客,背上行囊走遍天下,又或许是失意出来散心。但我想他一定有他的故事,你也一定有你的故事,它们对你一定很重要。
不论如何,我们怀揣着自己的故事与别人相遇。那便是被叫做记忆的东西。